博客网 >

            赵刚 史建邦

 

近期的《外交政策》杂志刊登了题名为《巨人间的冲突》(Clash of the Titans)的一场激烈辩论,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与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就中美两国是否注定走向冲突这一议题展开了辩论。布热津斯基认为,中国正在和平崛起,中国领导人并不倾向于向美国发出军事挑战。米尔斯海默则认为,中国不可能和平崛起,如果中国在今后几年继续发展,美国和中国很可能在安全领域发生激烈的对抗,甚至极有可能爆发战争。[1]

米尔斯海默在文中再次提到他那鼎鼎大名的进攻现实主义(offensive realism),这一思想可简要概括为:国际体系的无政府状态促使国家为生存而担忧,体系中没有维持现状的国家,大国很少对眼前的权力感到满足,在收益超过成本的情况下,总是不放过机会去获得压倒对手的权力资源,国家的终极目标就是要成为国际体系中的霸主。[2]米尔斯海默看来,国际社会的和平是短暂而间歇的,而冲突则是持续而恒久的。他预测中国在东北亚的崛起将是美国在21世纪面对的最为危险的局面,他认为一个强大的中国不会安于现状,它会具有侵略性,注定要取代美国的地区霸权。[3]

另一方面,中国高层领导人近年来多次阐述中国和平崛起和平发展的思想,并将其解读为一项具有根本意义的国家战略。中国和平崛起的要义包括中国的崛起要充分利用世界和平的大好时机,努力发展和壮大自己,中国的崛起不会妨碍或威胁任何人,中国现在不称霸,将来即使强大了也不会称霸。

中国的崛起是否会必然导致米尔斯海默所说的“不可避免的冲突”?仔细解读中国的政策与米尔斯海默的理论,笔者发现他的进攻现实主义虽然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但过分强调大国之间的权力竞争,忽视大国之间相互依存的现实,其弱点也是非常明显的。

首先,米尔斯海默夸大了中国的“野心”。中国自1978年以来,执行了20多年国防建设服从和服务于经济建设大局的发展战略,20年来中国经济保持7%-8%的高速增长,中国的国防支出虽然绝对金额有所增加,但实际上并未与经济发展同步增长。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绝大多数年份,中国国防经费的增长率低于国家财政支出的增长率。同西方大国相比,尽管中国军事装备落后,但国防开支还是处于较低水平。2003年,中国国防经费仅相当于美国的5.69%。此外,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已经完成两次大规模裁军,共裁减军队员额150万。2003年中国政府决定,2005年前再裁减军队员额20万。[4] 由此可见,中国的经济优先发展战略将是持续而长期的。另一方面,中国的外交战略的根本目标是为国家发展创造和平有利的外部环境。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逐渐融入国际社会,加入国际组织的数目显著增加,其中包括一些中国以往与之保持一定距离的国际组织,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与其他国家相互依存的广度和深度。由此可见,中国旨在成为现有体系的支持者,而并非破坏者。这正如江亿恩(Iain Johnston)教授所言:“无迹象表明中国领导人积极试图制衡美国力量,破坏美国主导的单极体系,并以多极体系取而代之。”[5]

其次、米尔斯海默夸大了中国的能力。中美两国经济基础存在巨大差异,尽管中国近年来经济高速发展,但两国实力强弱对比仍然差距悬殊,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02年中国总体经济规模仅为美国的八分之一。[6] 两国的绝对差距在较长时期内不仅不会缩小,反而会进一步拉大。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在许多关键技术领域的领导地位无人能及。中国目前还远称不上全球大国,经济基础薄弱、区域发展不平衡、环境持续恶化等问题还相当严峻。不仅如此,对于中国这样一个资源短缺的国家,人口并非米尔斯海默所称的“巨大优势”,而是现代化进程中的巨大阻力,中国必须保持高速的经济发展才能维持如此庞大的人口。即使是可观的财政或物质资源,分到每个人手中也不过是微小的一部分。任何经济和社会中发生的小问题,被放大到中国数以亿计的人口上,都会导致严峻的问题。

再次、米尔斯海默对国际合作前景的悲观态度是片面的。他认为国际社会的无政府状态时常导致国家之间的高度恐惧,因此国家间的合作是难以持续的。他的这一结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有悖于冷战后蓬勃兴起的国际合作。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现代化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技术和资源,事实上,中国非但没有置身于国际体系之外,反而是全面地融入到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不断增强的中美经贸关系,是维护和发展两国关系最牢固的纽带。据报道,1978年不到10亿美元的贸易额起步,中美贸易额在25年间增长了几乎100,美国已成为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而中国也跃居美国第四大贸易伙伴的位置。2004年,中美贸易额超过1690亿美元,近出口总额同比增长34%[7],中国是美国的第二大进口国,第五大出口国,同时美国是第五大对华投资国。[8] 除此以外,美国在当前的反恐斗争中需要其它国家,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的支持与合作。其他非传统安全因素,如防止武器扩散、非法移民、毒品走私、生态危机、疾病防治等都可以构成两国发展关系的共同利益基础。米尔斯海默一味强调冲突,对两国目前良好的接触和合作势头则视而不见。 

随着冷战的结束,国家安全概念在内涵和外延上都发生了重大变化。9·11事件使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中的“切身利益”受到严重威胁,使打击恐怖主义活动、防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保障美国本土安全成为美国政府面对的当务之急。在国际恐怖主义活动的新形势下,美国难以独自达到制止和消灭国际恐怖组织的目的,其提出建立国际反恐合作联盟显然不能把坚决反恐的中国排除在外。尽管两国分歧仍然存在,但美国对中美共同利益的认识发生了重大变化, 将中美关系的定位由之前的“基于威胁性”模式转变为“基于能力性”模式,并将其重新定义为“合作和建设性关系”。

总之,崛起的中国不仅不会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相反会为两国的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并以此为全球的和平与发展作出贡献。正如布热津斯基所言:“中国领导人并不倾向于向美国发出军事挑战,他们关注的重点依然是经济发展,以及赢得别国对其大国地位的承认。”[9]与米尔斯海默的“冲突论”背道而驰的是,目前的中美关系反倒是比较接近前国务卿鲍威尔(Colin Powell)作出的“建交以来最好时期”[10]的评论。也许更为准确地说,目前两国在处理与对方的关系时变得更为成熟与现实,并逐渐学会搁置争议、减少冲突并不断扩大共同利益的领域。

 

 

 



[1] 参见 “Clash of the Titans: Brzezinski, Mearsheimer debate China-US relations,” Foreign Policy, Jan/Feb 2005

[2] John J. Mearsheimer, “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 (New York: Northon, 2001),pp.30-32.

[3] John J. Mearsheimer, “Better to Be Godzilla than Bambi,” in “Clash of the Titans: Brzezinski, Mearsheimer debate China-US relations,” Foreign Policy, Jan/Feb 2005, p. 47.

[4] 参见2004年中国政府国防白皮书http://www.china.org.cn/e-white/20041227/

[5] Alastair Iain Johnston, “Is China a Status Quo Powe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27, No.4(Spring 2003),p49.

[6]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2004, http://www.worldbank.org/data/wdi2004/

[7] 数据参见The Information on Import & Export Statistics, Ministry of Commerce of China , http://gcs.mofcom.gov.cn/article/200502/20050200344031_1.xml

[8] 数据参见Trade balance with China, U.S. Census Bureau, Foreign Trade Division, http://www.census.gov/foreign-trade/balance/c5700.html#questions

[9] Zbigniew Brzezinski, “Make Money, not War,” in “Clash of the Titans: Brzezinski, Mearsheimer debate China-US relations,” Foreign Policy, Jan/Feb 2005, p.46.

[10] Colin L. Powell, “A strategy of Partnerships,” Foreign Affairs, January/February 2004

<< Peaceful Rise or... / 越来越硬的软实力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zhaogan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