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作者:陶文钊(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2004年美国总统选举是受到全世界瞩目的一次选举。经过一场鏖战,共和党候选人、现任总统乔治·沃克·布什终于获得连任。布什第二任期的对华政策将会怎样,笔者试图在这里做一个大概的预测。


布什第一任期的中美关系

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布什第一任期的中美关系。

布什及他的主要助手是怀着对中国的战略疑虑开始他们的任期的。布什在2000年竞选当中说过中国是"战略竞争者"这样的话,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还写过文章论述这一点。20008月共和党纲领中也重复了这个说法。更不要说切尼、拉姆斯菲尔德、沃尔福威茨这些人了。但布什又是支持与中国的自由贸易的。在2000年国会辩论对中国的永久性正常贸易待遇(PNTR)时,他超越党派界线,发表公开信,呼吁国会议员,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人,支持对华PNTR,使中国成为美国的正常贸易伙伴。200141日发生的海南撞机事件本身是一个偶发事件,但此事恶化了中美关系的气氛aura,使两国关系在数月中再次处于低谷。但在此事得到解决后,两国关系即开始缓慢恢复,74日,布什总统给江主席打了电话,7月下旬鲍威尔国务卿访问中国。鲍威尔在北京正式表示:"美中关系是如此复杂,又包括很多方面,所以简单地用一个词来涵盖是不正确的。这是一个复杂的关系,但也是一个越来越建立在友谊和信任的基础上的关系、建立在共同努力解决问题的基础上的关系。"从此以后,布什政府不再用"战略竞争者""竞争者"来定位中美关系。

2001911日对美国的恐怖主义袭击对中美关系的改善起了相当的促进作用。诚然,中美两国间的结构性矛盾,两国在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没有因此而得到解决,两国在台湾问题上仍然存在严重分歧,在中国发展过程中两国利益的调整也不可能迅速得以实现,两国间仍然存在战略疑虑。但"9·11"事件使美国决策者认识到,对美国最危险的是"激进主义与技术的结合",即恐怖主义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冷战结束以来一直在进行的美国对华政策辩论暂告终止;它也影响了美国的战略调整,使美国认识到与大国合作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重要性;反恐扩大了中美两国合作的领域,中国支持了美国对塔利班的战争,中国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方面完善了出口管理体制,实现了从行政管理向法制化管理的转变。中美关系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保持了稳定。

中美关系的大体走向

在本次大选中,中美关系没有成为一项主要的争议。这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美国人现在要关心的事情太多,反恐、伊拉克、朝核、伊朗核问题等等,中国不是他们关心的主要问题。第二,经过冷战结束后十余年的对华政策大辩论,在经过了对 "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等等的反复辩驳以后,民主、共和两党对中国的发展、对中美关系对美国的重要性、对美国对华政策已经大致形成一个共识,即中美两国之间具有广泛而深远的共同利益,具有广阔的合作领域。现在布什连任,可以为两国关系省下了与新政府的磨合期,可以期待布什的对华政策将有较大的延续性。这里说的延续性是从两方面说的:一方面,两国之间将继续进行合作以应对共同的威胁,这种合作可能还会扩大;另一方面,那些两国关系中的深层次问题也不会迅速得到解决,它们还会对双边关系造成制约和影响。

笔者认为预测今后四年的两国关系要考虑以下几个因素。第一,布什第二任期中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仍然是反恐和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尤其是核扩散。第二,美国的战略重点是在从西亚到中东这一个小弧形地带。布什政府要优先处理的问题是伊拉克、伊朗核问题、巴以冲突。伊拉克战争结束一年半了,但安全状况没有改善,对美军和伊拉克安全部队的袭击有增无减,200411月美军的死亡人数与4月一样达到创记录的135人。参与美国的"志同道合者联盟"的国家纷纷撤出或正在考虑撤出它们的军队。现在仍有13.8万美军在伊拉克维持治安,而且为了保障2005130日的大选,还要增兵到15.2万人。即使20051月的大选如期举行了,安全形势也未必会得到好转。笔者以为,美国是陷在了伊拉克,在整个布什第二任期,伊拉克都是他的心头之痛,是对布什政府的最大牵制。巴以和平进程前景难卜。布什么现在说要使用他的政治资本来处理中东问题,但这仍然是荆棘丛生的道路。虽然遇到抵制,但美国还将继续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第三,中美两国领导人在过去几年中频繁互访,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这种工作关系仍将继续下去。总之,笔者认为,我们可以预期,除非发生意外情况,中美关系将能保持稳定,中美两国在广泛的双边和国际领域的合作将进一步扩大,两国关系将沿着建设性的合作关系的道路继续发展。

限于篇幅,这里集中讨论两个问题:朝核问题和台湾问题,前者是布什在东亚地区所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后者是中国最关心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处理得如何将决定今后四年的中美关系。

关于朝核问题

在过去的两年多中,经过有关各方的共同努力,实现了朝美